Tuesday , 24 January 2017

8年抗战 中共改14年欲盖弥彰 东北抗联竟”武装保卫苏联”

近日,中共教育部下发文件,要求对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凡有“八年抗战”字样的,全部改为“十四年抗战”。港媒分析,今次修改教材拉长抗战时期,就是为了凸显中共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的贡献。此前有报道,在东北抗联之前,曾有国民党支持的30万义勇军给日军重创,而中共教科书中一概抹杀,只突出以“武装保卫苏联”为己任的东北抗联。

1945年9月2日上午,同盟国在日本东京湾的美国密苏里舰上举行日本投降仪式,日本外相重光葵及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政府签署降书。(图片来源:纪念抗日战争暨台湾光复65周年特展专辑)

陆媒报道,近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发2017年1号函件《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目前已在2017年春季教材全面落实。

文件中要求中共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全面排查,凡有“八年抗战”字样,改为“十四年抗战”,并视情况修改与此相关内容,确保树立并突出十四年抗战概念。

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向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确认此事,工作人员表示,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是贯彻中央相关精神,2016年10月,国务院相关领导就曾批示教育部要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当时要求教育部各部门通力配合,两个月前已要求全国基础教育课程教材落实该概念,目前已全面完成修改,2017年春季全国中小学生地方课程教材将全面落实。

中共“八年抗战”的说法是指从1937年“七七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算起,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8年时间。

而中华民国的历史教材中,则一直是“十四年抗战”,起止时间是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至日本无条件投降。

港媒《经济日报》对此分析认为,近年中共意图争夺抗战领导地位,自称是“中流砥柱”,大搞纪念活动,希望成为中日战争的最终代言人,而今次修改教材拉长抗战时期,就是为了凸显中共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的贡献。

早在2014年,就有大陆官媒将抗战八年炒作成十四年,当时就有评论文章表示,中共擎出一直好使的爱国牌,把八年抗战延伸为以1931年东北沦陷开始的十四年,无非是找不出自己抗战八年里做了哪些令世界折服的抗战壮举,要从之前六年东北民众抗日的壮烈事迹中挖出些佐料往自己脸上贴金,证实主导抗战者是自己而不是蒋中正的国民政府。

评论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百姓看到的都是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之类的胡说,本来好不容易有个林彪的“平型关”小捷可宣扬,又无法拍成电影,因为这位“毛的亲密战友”叛逃摔死了;挖空心思拍个仅有的“百团大战”吧,被告知那是彭德怀不听中央号令犯的错误。之后挖遍史料,再也找不到像样的中共“领导”抗日的荣耀题材。抗日,这个历史大题材,成了自诩主导的中共永远的尴尬。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刘维开接受台媒中央社访问时指出,中共此举是想在抗战史上争取更多自身的角色和作用。

刘维开解释,争议在于“七七事变”后才全面抗战。台湾出版的抗战史中,“九一八”到“七七”这段时间,含相关战役在内,皆称为“备战”。他指出,也有中国学者认为“十四年抗战”说法无法解释“七七事变”开启全面对日抗战的角色和意义。

他提到,“九一八”后,当时中华民国政府采取“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一边进行国家建设”,到了“七七事变”,日本侵略关内领土,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随后发表抗战宣言,表示已到最后关头,“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的决心”。

刘维开并提醒,中共在七七事变前的抗日,并不是基于国家的主权统一,而是为了完成共产国际的使命,所以一方面仍和政府对立。

中国的中学历史老师王三实在微博分析,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强调中国人民遭受日本侵略的时间,继续高举抗日大旗;二是突出中共的领导作用,因为十四年抗战的前六年主要是东北抗联。这是中共奉苏联指示建立的抗日组织,与‘武装保卫苏联’一个意思,最后并入苏联红军88旅。”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相隔仅一个多月,中共于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全国临时中央人民政府”,在国难之际,公然建立国中之国。这个“国家”提出了“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而非保卫中国。

据东方日报报导的观点,1931年日本侵华时,中共为了拖延民国政府的“剿匪”力度,喊出先“一致抗战”,因此把“九一八事变”当成抗日起点。但蒋介石认为应“先安内,后攘外”,所以直到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才正式对日宣战,所以中华民国抗日史为8年。

1933年的长城战役和热河战役

据维基百科资料,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其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挑起“九一八事变”。,张学良驻军执行“不抵抗”政策,日军在100天内占领整个中国东北地区。

1932年1月2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发表演讲,指陈宣战之弊害,称“抗日必先剿匪,攘外必先安内,安内以攘外,剿匪以抗日”。当时国民政府在长城一线以防御为主,而在南方开始全面剿共。

1933年,日满势力向关内扩张,国民党军和日军在长城一线和热河展开一连串激烈的战斗。战役从1月1日开始,国民党军队由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张学良指挥,先后调集14个军20余万人,以保卫热河和依托长城阻止日军进关。3月12日起由何应钦接替张学良指挥。

日军先后进攻山海关、长城各隘口与热河,国民政府派遣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关麟征、黄杰与刘戡在义院口、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罗文峪、界岭口凭险固守并抵御日军,日军伤亡数千,国民党军则逾万。

其中,3月12日,第三十七师第一〇九旅旅长赵登禹亲自率领500名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夜袭长城外小喜峰口的日军骑兵和炮兵部队,砍死砍伤日军逾千人,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1架,500名大刀队员仅23人生还。日军骑兵与炮兵部队一夜之间被全歼,打破其不可战胜之神话。当时日本《朝日新闻》称:“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口峰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国民党军最终由于军备不良、战力消耗殆尽、战略位置丧失而撤退。之后中华民国成立国民政府行政院驻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由黄郛与何应钦与日本代表梅津美治郎签订塘沽停战协定,划定冀东二十二县为非武装区,军队不得进入,而日军退回长城以北,但实际上日军以“监察中国军队”的名义留下了驻军,为卢沟桥事变准备了条件。

中共以抗联取代义勇军,悲壮历史被抹杀

2014年7月,开放网题为《中俄怎样插手东北抗日?》的文章披露,九一八事变时,张学良正在北京看戏,听闻消息后,敕令请战与北大营共存亡的旅长不许抵抗。第二天(919)张学良正式下令“不许抵抗,以免事态扩大”。并议定电告南京国民政府,“请国联调停干涉”。

文章指,张学良是出让东北的千古罪人。

文章还称,在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下,东北军的部分军警人员,自发组织了抗日义勇军。例如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率领警察抗击日军,后往辽南地区将民团和保安部队组成抗日义勇军。

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将军为保卫哈尔滨组织的江桥抗战,坚持了一周才败退。

原东北军将领、依兰镇守使、二十四旅中将旅长李杜将军组织抗日自卫军,举起了抗日义旗;

后来成为抗日名将的谢文东加入抗日自卫军。多次打击日寇战果卓著,只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时,加入国军序列,东北在苏联红军手里交给中共,他被俘枪毙。变成了“土匪头子”。

文章指,百路抗日义勇军超过三十万人,超过了张学良的东北军人数。只是他们没有象样的武器和供给,没有后方和支援。但是义勇军曾经十一次攻打沈阳,六次攻打长春,曾经占领了十六个北满县城,给日军以重创。

文章披露,国民政府一直支持义勇军。由裴敏贞在东北负责接济。曾经将大批学生送往黄埔军校。最后,当义勇军孤立无援,溃败下来时,国民政府与苏联政府进行了艰辛的谈判,最后双方议定:东北抗日义勇军经过苏联西伯利亚区域,辗转进入中国新疆,途中,苏联政府提供便利保障,国民政府支付三百七十万美元(等于现在一亿美元),作为此次转移的费用支付给苏联。这批义勇军出发时四万多人,由于长途跋涉,食物不足,到达新疆时只存活数千人。

文章指,一九三六年,刚在西北立脚的中共,为了在全国拉队伍,扩充人马,借机派杨靖宇、赵尚志、周保中到东北收编各路抗日义勇军,招收活跃在东北袭击日寇的东北军旧部、东北人民自发的抗日游击队、东北民众救国军、中国自卫军吉林混成旅和绿林、胡子(土匪)部队,把能够听从的抗日义勇军尽力拉入“抗联”。成为中共势力范围。中共领导成立了有三万人的“东北抗日联军”。

这只有义勇军十分之一或者是十五分之一由中共统领的东北抗联,因为他们听命于中共和共产国际(苏联)。就获得了半个世纪的宣传与教科书记载,他们有了“在白山黑水间英勇抗日”的英名。大批艰苦抗日的可歌可泣的义勇军,因为不归中共领导,只是作为陪衬。以致在国人的心目中,只知道抗联,没有抗日义勇军!

另据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雪冷血热》一书披露,1932年10月,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吴福海,来到东北工农反日义勇军,传达省委指示,将该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36军江北独立师,其任务不是保卫东北,而是:实行土地革命,创造苏维埃政权,武装保卫苏联。

抗联被指是将领投日做汉奸最多的部队

网上流传一篇署名“蟋蟀他哥”的文章《将领投日做汉奸最多的部队竟是…》盘点了抗联投敌当汉奸的名单。下面这些主要是师以上军事干部,和部分团以上军事干部,不包括党政要员,并且仅从1936年2月东北抗日联军成立后算起:

1、罗英,东北抗日联军第4军政治部主任,1936年2月率部投日。投日后潜伏在抗联第7军当秘书,1937年3月将7军长陈荣久的行动告密,致陈被伏击牺牲。

2、安凤学,东北抗日联军第2军4师师长,1936年(?)9月投日,后被日军处死。

3、于九江,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7师长,1936年10月与日伪商谈投日,事败后全师被缴械。

4、崔石峰(又名崔一山、崔应哲),抗联成立前卫东北人民革命军第4军4团政治部主任,1937年1月被俘后投日。

5、尤连生,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4师师长。1937年秋3师与4师内讧,3师对4师部分武装缴械,并扣押尤连生的家属为人质,尤连生偷逃后投日。不久4师政治部主任柴荫轩被内奸杀害,4师解体。

6、赫魁武,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副军长兼7师师长,1937年(?)10月率部投日。

7、胡国臣,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军需部长,1937年12月率部投日。

8、安光勋,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参谋长,1938年2月被俘后投日。

9、高世魁,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10师师长,1938年4月率部投日。

10、秦秀全,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1师师长,1938年5月率部投日。

11、王振祥,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2师师长,1938年5月率部投日。

12、张德金,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2师团长,1938年5月投日。

13、李青林,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2师团长,1938年5月投日。

14、赵庆珍,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6师师长,1938年6月率部投日。

15、程斌,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第1师师长,1938年6月率部投日。后程斌率部追杀杨靖宇获得成功,并且一举摧毁抗联的密营。

16、傅世江,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4师4团团长,1938年7月率部投日。

17、宋一夫,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政治部主任兼吉东省委书记,1938年7月伙同2师1团副官携公款投日并供出了抗联西征计划。

18、曲成山,东北抗日联军第4军1师代师长,1938年8月被俘后投日。

19、王自孚,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3师师长,1938年8月杀害第8军政治部主任刘曙华后率部投日。

20、吴雅范,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3师师长,1938年8月与师长王自孚杀害第8军政治部主任刘曙华后率部投日。

21、曲成山,东北抗日联军第4军1师师长,1938年9月率部投日。

22、董宪章,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5师师长,1938年9月率部投日。

23、韩铁汉,东北抗日联军第6军2师参谋长,1938年10月与副官李英臣杀害政治保卫师师长常有钧后投日。

24、洪喜波,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参谋长,1938年11月率部投日。

25、宫显庭,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1938年11月率部投日。

26、丛海山,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4师9团团长,1938年11月率部投日。

27、郭成,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1师师长,1938年12月被俘后投日。

28、陈云升,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4师师长,1938年率部投日。

29、关文吉,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2师师长,1938年率部投日。

30、考凤林,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8师师长,1938年投日。

31、吕绍才,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8师师长(考凤林投日后接任),1938年投日,8师解体。

32、兰志渊,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2师师长,1939年1月率部投日。

33、关书范,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1师师长。1938年投日,因为投日后又劝军长柴世荣投日,被处决。3个月前,“八女投江”即因为掩护关书范等人而发生。

34、李华堂,东北抗日联军第9军军长,1939年2月率部投日。

35、谢文东,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军长,1939年3月率部投日。

36、云鹤英,东北抗日联军第7军2师师长,1939年8月因叛变被处死。

37、郑鲁岩,东北抗日联军第7军政治部主任,1939年10月被俘后投日。

38、滕松柏,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副军长,1939年投日。

39、李延会,东北抗日联军第8军4师副师长,1939年投日。1945年东北解放后率小股土匪加入解放军合江省军区26团。1946年再次叛变为匪。

40、丁守龙,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警卫旅1团参谋,1940年1月投日。丁的叛变,使身处险境的杨靖宇暴露了行踪和兵力,陷入了更为险恶的境地。

41、林水山,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第2方面军参谋长,1940年2月投日。

42、吕伯歧,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第2方面军政治部主任,1940年3月被俘后投日。

43、金广学,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第1方面军政治部主任,1940年4月被俘后投日。

44、朴德范,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第3方面军参谋长、第1路军警卫旅旅长,1940年9月被俘后投日。

45、周云峰,东北抗日联军3师政治部主任,1940年被俘后投日。

46、全光,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军需处长兼南满省委地方工作部长,1941年1月被俘后投日。

47、李忠孝,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8支队政委,1941年被俘后投日。1945年9月东北解放后加入解放军。1946年再次叛变。

48、齐云禄,东北抗日联军第10军副军长,投日后被处死。

49、白云峰,东北抗日联军第11军参谋长,率部投日。

50、尹夏泰,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1方面军参谋长,率部投日。

51、林宇城,东北抗日联军师长,率部投日。

52、吕歧山,东北抗日联军师长,率部投日。

53、王风林,东北抗日联军第7军1师2团团长,1938年2月率部投日。

54、杨子歧,东北抗日联军第11军1旅政治部主任,被俘后投日。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2017-01-11

请分享到: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Check Also

抗战改14年? 郝柏村:也不是共产党领导 三大理由

大陆当局通令,以后不再称“8年抗战”,一律改称“14年抗战”。对此行政院前院长郝柏村认为,“抗日活动”与“抗战”是两回事,不是有抗日活动就可纳入抗战 请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