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 20 July 2017

催眠看到真相 恩怨促成一家人

催眠看到前世的恩恩怨怨,由此解开今生的纠结,这样的故事发表的很多。下面是某催眠师讲述的几个故事,给大家看看,说不定可以联想到自家的矛盾,真正做到举一反三,了却前世恩怨。

催眠看到的真相,恩怨促成一家人!(图片来源:pixabay)

一、玉梅的故事

玉梅的问题很单纯,她觉得并没有嫁错人,夫妻感情相当稳定,从未起过争执,而且目前两人的工作职位都相当不错,生活过得还算丰厚。问题是,她常在有意无意之间,面对丈夫时,就会被一种恐怖的阴影所笼罩,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因恐惧无法进入前世,由于她太过紧张,第一次催眠里什么也看不到。我观察到她准备进入前世经历时,恐怖万分,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想必遇到极大的阻力了,因此她只能看到一些光线,进不到前世经历。

碰到这种现象,通常我会先带她到其他的地方看看,让她熟悉一下这种寻找记忆的过程,然后让她先游览其他的前世,直到她觉得没什么了,再诱导她进入发生关键问题的前世。首先她看到自己是一名庄稼女,嫁了个今生不认识的丈夫,育有一子,平平凡凡地过了一生,年老时,生活过得孤苦伶仃,虽然生活平凡,倒也心安理得。

似乎仍有极大阻力致使她无法看到跟今生的丈夫有关的前世,而问题很可能出在从过去的创痛所产生的对将来的恐惧,所以我又把她带到今生十五年以后的日子里。为解除她的恐惧,我安排此时她住在台湾南部的一个大城市,看到自己比现在胖,留短发,房子位于第二高速公路旁边,靠近体育馆的高耸大厦中。

那时候自己不再是个上班族,丈夫也比现在飞黄腾达,子女们都上大学了,她就每天在家陪伴公婆,享受天伦之乐。我观察到她见到这些情节时,神情是快乐的。这个美好的前景似乎使她增加了很大的安定力,所以在第三次催眠时,没有太大阻力,她就滑进我们要找的前世里。前世的缺憾她看到一个人扶着犁在田里耕田,犁被擦得鲜亮,不时反射着阳光,田畦路上有一个竹篓子,里面放了个婴儿,正在不停地玩动着。

她本身则是田庄阿婆的打扮,梳着包包头,坐在离婴孩不远的田畦路上,关爱地看着犁田的人,这时她已经意会到,那个人就是她的丈夫,跟今世的丈夫是同一个人。她说这应是不到两百年前的事。下一幕她看到全家在吃晚饭的景况,餐桌上只有三个人,他们夫妻及另外一个小姑娘,应该是她的小姑,两人感情很好,她认出这个小姑就是她今世最好的朋友,经常相互照应。我问她小孩呢,她说不在餐桌旁,然后她又说是在房间里睡觉。我问她,这一生中,有没有什么较重要的事。

我要她去看看那件最重要的事。于是,她就看到自己在坐月子,怀里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孩子,是男的。我想在当时那种重男轻女的农业时代,对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事莫过于生个男孩了。她老公是一名庄稼汉,没念过书,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夫妻感情不错,好像没有家庭暴力或口角,不曾起过什么大争执,只是很少交谈。十年过去了,家庭仍然美满,查不到她觉得恐怖的原因何在,我想既然没什么事,就可以先结束这一世,再进入另一世去查。

我要她去看看这一生是如何结束的。那是在她三十三、四岁的时候,也就是生下男孩后两、三年,先生忽然染上了赌博的习惯,经常把家用的钱赌得一干二净,有一天,他又回来要钱,她不给他,掉头就往屋里走,丈夫在盛怒之下,拿起斧头,往她头顶砍下,她就在这种惊愕与恐怖的情况下断了气。

事后,我把她带领在超意识的情境中问她,以前是否曾和她的丈夫结过怨,她回答说没有。我再问她,那她为什么会选择与前世的丈夫再度一生?她说那一世的缺憾要以今世的圆满来弥补,这是他们两人必须办到的事,她必须用爱心、忍耐来完成它。我想,假使能用爱心和忍耐追求圆满以解决人世间的恩怨,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了。

“以牙还牙,冤冤相报”虽不失为一般人所能了解的因果观,但我从催眠中得到的心得却不仅于此。当你欲逞一时之快,寻求报仇雪恨的那一刹那,事实上已种下了来生必须用爱付出一生来弥补对方的命运了。这种债,往往让你拖上千年,抵赖不掉的。人世间的情啊,其实正是包了糖衣的仇!人类冤冤相报的恶习,若能以爱心和忍耐来代替,不知能消弭多少缺憾。这就是这一对夫妇今生的课题。想到这里,我仿佛又上了一课宇宙人生的大道理了。

二、了却恩怨再续前缘

琳琳是一名工作认真、安分守己的公司中小部门的主管,身材苗条而标致,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看到报上有关前世催眠的报导,就引发兴趣,想来试试看,查一查自己的前世,借此多了解一下自己,改变一下自己的个性。此外,她虽不存着希望,但却想试着看看她与男朋友的缘分究竟如何。

她与男朋友认识五、六年了,常莫名其妙地对他发脾气,又无可奈何地爱着他;觉得这一生可能再也遇不到更好的男人了,但又希望让他感觉得到,她的潜意识里有一种报复心理,矛盾地等待婚期的到来。她的第一次催眠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虽在催眠中,却没有“看”到景物的能力。

第二次催眠时,照样没有办法看到任何景象,令她觉得相当挫折,对催眠不太有信心了,本想就此作罢,可是终究有些不甘心。到了第三次,我将她的潜意识能力做了适当的调整与训练之后,她终于看到了。她一共做了五次催眠,得到了不少资料,现在只摘录跟她男朋友有关的资料加以说明。

她一进入前世,便看到很多很多的房子,她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好像已经被人打死了,游魂在街上飘来飘去,到了一个教堂的门口,她好奇地钻了进去,没看到任何人,只有很多彩色玻璃,于是又飘了出来,渐渐地来到了自己的家。她从瓦顶降落下来,好像吓到了里面的人。

房子很暗,她看到房里有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她认出那是她的嫂嫂和侄子。她还记得家里有哥哥及母亲。她感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飘回来看看家人。我把她带回出事的街上,于是她看到自己是被一个男人谋财害命杀死的,杀害她的人,正是她今世的男友。至于她的母亲和嫂嫂,今世仍未见过面;而她的哥哥在今世是她的一位同事。

于是我引导她去看到更早期的恩怨,这一次她看到自己穿着古代的战袍盔甲,在跟另一名同样全副武装的男人进行搏斗,战况非常激烈,两人武艺相当,拼战很久分出胜负来,是她(当时是个男人)赢了,对手则被杀了。时间大约是在唐朝。

这个不幸的对手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争执的延续这次她看到自己是一名穿着古装衣服的小女孩,在雪地上玩耍,有一群朋友,都是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其中有一位是今生的男朋友,两人都是面容姣好的姑娘。后来,她又看到自己走到一座桥的中间,另外一位女伴也走上来了,两个人一直在争论一件事,互不相让,结果她被推下了桥,掉进了水里,一直往下沉,结果就淹死了。

后来虽然被人找到打捞上来,却救不活了。这个推她下水的“女”孩,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两人是为了爱上同一个男人而引起争执。时间大约是在一百六、七十年前。今生结局,这两人之间的冤仇该如何了结呢?我必须把她放到其潜意识的中心点,由她自己做决定,她以超意识的智慧说要化解这场仇怨,不希望继续冤冤相报下去。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正常人,在某种情况下是否有能力妥善地了结这些冤仇?

他们两人今生会不会再互相伤害?对于这一点,必须由她自己决定,一般人在发出这种心意之后,多半会产生一些无可理解的影响,使对方或多或少地滋生相同的心境去做同一方向的调整。为了更加坚定她的决心,我带她闯进十年后的世界里,看到他们两人已组成了一个家庭,育有一子一女,平顺地过日子,两人的感情也相当平稳。这样一来,她的心就安了。

三、玉含在催眠治疗中看到前世因缘

堂哥车祸死后,竟然造成玉含一种特殊的悲痛,因为她在一个月前梦见自己被撞死了,正是堂哥死时的模样。她莫名其妙地主动处理了所有的善后工作。事后,一种无形的恐惧在玉含的内心逐渐扩散,尤其每当面对她的男朋友时更是如此,她有不祥的感觉,感到他堂哥的死,跟男友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牵连,但却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关系。几个月内,她已被这种奇妙的忧惧折磨得不成样子,失眠、忧郁、焦躁、冲动、坏脾气通通来了。

她找不到人可以解决这种困扰,只好来找我试试前世催眠治疗。首先她看到是一个白衣女孩,新婚不久后,发现丈夫不忠而离家出走,竟被一名无赖汉尾随,这个无赖强逼她到僻静无人之处要对她非礼,她竭力抵抗,却被摔得浑身是伤,她的内心里有一股怨气,心想将来一定要报复。最后,她以一个木盆当武器,摆脱了无赖汉的纠缠,不断地在浓雾中跑,却不幸迷了路,又被追上了,她仍然奋力抵挡,结果被那个无赖用她的发针刺了几下,且被推落水中。

玉含看到这个白衣女孩在水中漂,她的木盆也跟着漂呀漂,然后看到她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她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接着就看到自己在空中飘,看着下面的白衣女孩在水中漂流,脸朝下,可以感觉到太阳已很高了,天好亮。她死了!这是发生在大约七百五十年前,元朝时代的事情。玉含可以认出那个无赖就是她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对她不忠的丈夫就是她今世那位车祸过世的堂哥。

催眠的另一个镜头是一千多年前发生的事情∶玉含看到一个人在森林里奔跑,追猎一头麋鹿,一箭射出去,命中了它的后腿,倒了下来。她追了过去,看到它流了很多血,仍然在挣扎,眼神哀求般地看着她,好像在向她求救似的,她也动了怜悯之心,想救它。

可是追猎的那个人却不肯,仍然挥刀向鹿刺过去,她试图去阻止,可是斗不过他,两人展开了一场小搏斗,她感到手腕被抓得极痛,接着被甩开,当她转过头来看那头鹿时,又接触到了它的眼神,哀求埋怨的眼神里,流着眼泪,显然它是在哭泣,然后眼睛就失望地、无力地、慢慢的闭上了。

玉含可以看到自己在旁边发抖,两人都是穿着粗棉布衣服的猎人打扮,那一世她是女的,屠鹿者是跟她很亲近的人,不像是丈夫,倒像是哥哥。她说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地点应该是在中国北方,她又说,可以很清楚地认出那头鹿的眼神,确定它就是今世的男朋友;那个猎人哥哥则是车祸过世的堂兄。

接着的一个催眠镜头∶玉含看到了比较现代的景象,她梳着辫子,穿着白色的上衣,蓝色的长学生裙,在一个大学里念书,这个学校是在山坡上,校门从旁进入,有点斜斜的,门呈圆拱状,校园附近很荒凉,野草丛生。她无法记起确切的地点,只看到学校附近有一个湖,湖畔有树林,感觉到校门是窄窄小小的。

首先她看到自己穿着制服在校园里走着,旁边跟着一个人,她感到很讨厌,而他却一直讨好她。接着又有一个男孩子跑过来了,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两名男子一言不合扭打了起来,结果她的男朋友胜了。

那个落败的男孩子躺在地上,不久,有一个女孩过来照顾他,为他擦拭,玉含略感不悦,彼此瞪了一眼。后来,有一天她在校园里走,有一个人用一个袋子蒙住她的头,致使她窒息身亡。当她死后,身体飘浮起来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主使谋杀她的人是那名女孩,是那女孩指派一名长工所为。

玉含说,那个令她讨厌的男孩子就是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打赢架的男朋友是她今世的堂哥;至于害死她的那女孩和那名长工,一位今世是她姐姐,另一位是她妈妈。玉含可以知道那一世自己的名字叫张丽芳,遇害时间可能是在六十多年前。

玉含只来做了一次催眠,就看到了这么多故事,在离开我的办公室之前,我在催眠中帮她安置处理了这些资料,在催眠后我也跟她做了一番讨论,因为这些资料已经对她产生一些冲击,当我确认她将以平和及智慧的心,正确地处理过去的事件以后,才放心地让她离开。从此她不再来找我了,一直在工作上专心努力,没有再闹过情绪,跟男朋友也相处得还不错。

四、小青为何经常犯小人

小青是一名31岁的小单位主管,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希望能对自己的过去做一番透视和了解,顺便查查看她与丈夫之间的过去。她有个贴心的老公,事业上也还算顺利,只是不知为何经常犯小人。

她很快就进入深度的催眠状态,看过一个与工作上的同事有关的前世之后,旋即转入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前世,那一世她是男身。她看到自己是个四、五岁的男童,有位员外正抚摸着他的头,他显得十分天真无邪。五年后,她看到自己在服侍这位员外喝汤药,看起来他们两人是父子,但没有看到母亲是谁。童子十八岁长大后,结了婚。小青看到自己牵着马去把新娘迎回来。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对妻子似乎没有什么感情,虽然第二年就为他生了个儿子,他还是对她没什么感情,两人徒具表面的婚姻形式,其实有如陌路。这时他老爹还在,谆谆告诫他要求取功名,不可心野。他事父至孝,不敢做越轨之事。但等老爹死后,他就大兴土木,盖了一座宫殿般的房子,夜夜笙歌,特别宠爱一名叫怡姬的侍妾,不到三年,家起大火,所有财产烧个精光,怡姬也被烧死,而他的元配夫人则不知去向。

他就变成了乞丐,佝瘘难行,后悔不听老爹的教诲,于是痛下决心,求取功名。他一路乞讨到达京城长安,获得善人的帮助完成考试,夺得殿试第三名。这时,小青记起那一世的名字叫唐秋史,后来当上御史大夫,还娶了朝中大臣的千金为妻,但他一直念念不忘父亲及怡姬,也对新婚妻子有情有份。

本来,这一世苦尽甘来很圆满的,可是唐秋史却在一切顺利、官运亨通时,突然暴毙了,是被御史府一名又老又丑的女仆用一种锁喉针的暗器所杀,这个恶毒的女人,正是和他毫无情义的前妻乔装的。这个害死过小青的女人,今世也以一名同事的身份出现过,经常在背后使坏。

不过,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去了解从唐朝到现在的这一段期间,小青与前妻的轮回交锋经过。怡姬在今世是她高中时的一位同学;而那个令唐秋史念念不忘的老爹,就是她今生的丈夫,两人情意相通,融洽至极,是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

佛家说,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进了一家门所遇到的好缘份、坏缘份,都是与前世的所作所为有直接关系。

2016-12-15

请分享到: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Check Also

三部神传预言“大灾难”的时间

中国历史预言几乎都预言到“大灾难”将于中共灭亡后发生。然而,真正描述“大灾难”发生具体时间的预言却寥寥无几。有的预言即使描述了发生时间,但是使用的 请分享到: